机智的亚麻君

一只废材

夫妻相性一百问•冰爆组

联动肉坨太太的一百问
私设、ooc有
文笔不算好

(。・ω・。)ノ♡

女士们先生们,欢迎收看午时新闻。
我是你们的主持人神烦亚麻一号。
看尽天下八卦事,尽在午时新闻。(微笑)

为何Overwatch的英雄们频频虐狗?为何ow的钟表数字全是午时?为何冰霜和炸药会留在同一位置?拖比昂新发明的炮台竟被偷走?某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韩国知名女主播竟公开自己的男朋友导致其监护人一夜光头?
这究竟是人性的堕落还是道德的扭曲?
让我们一起打开新闻地图,来看看今天的新闻看点,详细请联系前方记者神烦亚麻二号——

一号:中午好,二号。请问你在Overwatch总部采访进行的怎么样了?
二号:主持人中午好。我是神烦亚麻二号,我有幸来到神秘的Overwatch,来采访英雄们中令人们期待的情侣英雄!他们分别是——来自中国的周美灵小姐以及来着澳洲的詹米森•法尔克斯先生。掌声有请!

[镜头切至ow总部内,美和狂鼠坐在椅子上。周美灵向镜头打了个招呼。]

二号:hey你们好呀,我是神烦亚麻二号。十分有幸今天能采访到你们,接下来我将有五十道问题请你们回答,请问是否介意?
美:[绞着手指,显得局促不安]好的。
二号:那么我们就开始吧。(笑

二号:请问您的名字?
美:周美灵。
鼠:狂鼠。不过我更喜欢詹米森•法尔克斯,这让我看起来更像个自由的战士不至于让美嫌弃我。
美:[小声]……没有嫌弃……

二号:年龄是?
美:31岁……如果算上冰封期的话。
鼠:[咧嘴笑]25岁!

二号:性别是?
美:女性。
鼠:[皱眉]显而易见!这可真是个蠢问题。
美:[抬头看着詹米森]安静些,Jimmy。

二号: 请问您的性格是怎样的?
美:[手指撑着下巴]嗯……稳重?哈娜总叫我妈妈,我想大概是因为这个吧。
鼠:[发出独特的笑声]哈娜•法尔克斯?我们的女儿吗?[对着二号]恭喜我要当爸爸了!
美:[皱眉]詹米森!
鼠:[捏着美的脸,眯眼笑]他们说我是个疯子。

二号:对方的性格?
美:[甩开狂鼠的手,气呼呼地]很糟糕——有时候疯疯癫癫的。
鼠:非常好!

二号:两个人是什么时候相遇的?在哪里?
鼠:[抓抓头发]在新人训练场里!当时美被我的轮胎炸弹吓成了冰块!哈哈哈,那可真是好玩!
美:[想起了什么,微微脸红]才没有!那时候我刚刚加入Overwatch,对实战不熟悉才会被吓到。

二号: 对对方的第一印象?
美:[对着狂鼠]你吓到我了。
鼠:[对着美]我看到你就觉得冷!

二号: 喜欢对方哪一点呢?
美:[陷入思考]嗯……
鼠:是要是美都喜欢!
美:[别过头去,耳尖微红]就……就是这样。

二号:讨厌对方哪一点?
美:太多了……詹米森有很多应该改正的缺点。
鼠:[睁大眼睛]没有!

二号:您觉得自己与对方相性好么?
美:[看着狂鼠]
鼠:[看着美]
美:[微笑着叹气]意外地很好……虽然经常吵架。

二号:您怎么称呼对方?
美:詹米森。
鼠:亲爱的美!

二号:您希望怎样被对方称呼?
美:[抿嘴,偷偷瞥向詹米森]:叫我美就可以了……
鼠:[充满爱意]要是美叫我“最最亲爱的詹米森”就好啦——
美:[打断狂鼠,耳尖的粉红蔓延至脸颊]不可能!

二号: 如果以动物来做比喻,您觉得对方是?
美:老鼠。嗯……可爱的……老鼠。
二号:中间有可疑的停顿喔。
鼠:大熊猫吧。又圆又可爱。

二号:如果要送礼物给对方,您会送?
鼠:[凑近美,毫不犹豫地]自己!
美:[推着詹米森的脸,十分难为情]噢……请别这样。我大概会送他几本书。
鼠:[失望地叫嚷]我还以为你会送我一个吻!美,这可不公平![张开双臂]你看我可把自己送给你了。
美:[低头小小声]……看……看情况吧。
鼠:[偏过头]你说了什么?
美:……没有。

二号:那么您自己想要什么礼物呢?
美:正常一些的——除炸弹和奇怪东西以外。
鼠:小美的**!或者她愿意和我***也可以!
二号:录音师请做一下幕后工作谢谢。
美:[转动冰霜冲击枪的阀门,脸颊绯红]升起来吧,冰墙!

二号:对对方有哪里不满么?一般是什么事情?
美:稍微有一点……他总是让自己受伤,固执得很。[低下头]而且他总是——
鼠:[打断]亲你的脸!没错,我喜欢极了。

二号: 您的毛病是?
鼠:没有。
美:可能有些严肃吧。

二号:对方的毛病是?
美:他刚才的回答就是他的毛病之一。
鼠:没有!

二号:对方做什么样的事情会让您不快?
美:[对着狂鼠]……在公众场合突然对我做出一些……嗯。或者让自己伤得很重。
鼠:[委屈地]美总是拒绝我的吻。或者肉体接触!

二号: 您做的什么事情会让对方不快?
美:如他所说。
鼠:可能是她说的吧——可我明明说过我爱小美了。
美:詹米森!

二号: 你们的关系到达何种程度了?
鼠:小美的胸,有这么——————棒!
美:[(⁄ ⁄•⁄ω⁄•⁄ ⁄)]就……就是那……那种。

二号: 两个人初次约会是在哪里?
美:[揉着泛红的耳垂]尼泊尔……我们第一次一起出任务。

二号:那时候俩人的气氛怎样?
鼠:好极了!我和美合伙儿把对面炸了个遍!
美:是你自己炸的!

二号:那时进展到何种程度?
美:我第一次感受到詹米森的手其实是暖呼呼的。
鼠:[皱眉]可惜差一个吻。

二号:经常去的约会地点?
[美和詹米森相对而视]:美的/我的实验室。

二号 :您会为对方的生日做什么样的准备?
美:做个蛋糕吧。
鼠:洗澡……然后在床上等待!

二号: 是由哪一方先告白的?
鼠:[坐直]我!
美:詹米森。

二号:您有多喜欢对方?
鼠:美是我的宝藏。
美:[脸微红]纵然万劫不复,纵然相思入骨,我也待你 眉眼如初,岁月如故。
鼠:就是十分——非常喜欢我的意思对吧!

二号:那么,您爱对方么?
鼠:当然。
美:I do.
鼠:[盯着美]!

二号:对方说什么会让你觉得没辙?
美:当他用他的眼睛盯着我看时他说什么我都很没辙。
鼠:[盯着美]我们***吧!
美:[扭头]你走开。
鼠:我很没辙。[耸肩]

二号:如果觉得对方有变心的嫌疑,你会怎么做?
鼠:把那个让美离开我的人炸烂就好了![咧嘴笑]
美:好好商量,我想我会祝福他的。

二号:可以原谅对方变心么?
美:不知道……我会伤心——
鼠:[打断]不会发生这种事!

二号: 如果约会时对方迟到一小时以上怎办?
美:[叹气]这是日常。

二号:对方性感的表情?
鼠:[笑]在[此处不可描述]时咬紧牙关忍耐——那样的表情相当美妙!
美:住嘴詹米森!我觉得他认真对我告白的时候倒是很……性感的。

二号: 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最让你觉得心跳加速的时候?
鼠:[此处不可描述]
美:他离我很近的时候,我简直手足无措。
鼠:你这个时候最可爱啦。[笑]

二号:做什么事情的时候觉得最幸福?
鼠:和美在一起的时候最幸福!

二号: 曾经吵架么?
美:[扶额叹气]日常。不论是以前还是现在。

二号:都是些什么吵架呢?
美: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苦笑]到后来我们也忘了最初的理由。

二号: 之后如何和好?
美:[指着詹米森,发现他正盯着自己]噢……一般是他拿着奶茶来找我。
鼠:你知道的。她抗拒不了。

二号:转世后还希望做恋人么?
美和鼠:是的!

二号: 什么时候会觉得自己被爱着?
美:[脸淡粉,把头发别入耳后]在亲吻时詹米森的眼睛里永远有我的脸。
鼠:[咧嘴笑]她早上起来对我的笑——那简直如同天使!

二号: 您的爱情表现方式是?
鼠:[此处不可描述],就是这样!
美:[锤了詹米森一拳]就是这样……啦。

二号: 什么时候会让您觉得“已经不爱我了”?
鼠:[委屈地]她不给我亲的时候——!
美:[轻笑]没有。

二号:您觉得与对方相配的花是?
美:雏菊。
鼠:[抓耳挠腮]是……那次你一个劲在那儿闻的白花!叫……叫……栀子?对吧!很漂亮!就像笑起来的你一样!
美:[对突如其来的告白有些措手不及]噢……是的,那是栀子。谢谢你,詹米森。
二号:栀子叶常绿且繁茂,花有异香,是值得观赏漂亮植物。

二号:俩人之间有互相隐瞒的事情么?
鼠:没有!我的尺寸美也知道了!
美:[无奈]几乎没有。

二号:您的自卑感来自?
美:自己的弱小……还有身高!
鼠:[促狭的笑]我可不会在意!没什么我可以感到自卑的……除了那该死的辐射。

二号:俩人的关系是公开还是秘密的?
美和鼠:[同时看向一群吃瓜ow英雄们]公开。

二号:您觉得与对方的爱是否能维持永久?
美:是的,直至死亡。

她发现詹米森•法尔克斯握紧了她的手。

TBC.

评论(7)

热度(48)